•  

    春光充沛的下午,大概只有在公园散步才是正经事。

    四月,和你在一个温暖的天气里去郊游。穿了一身深深浅浅的红,走在明晃晃的太阳下面,相机挂在脖子里头。公园有比我想象中更多的人,天空中高高低低的风筝随处可见,灌入身体里的透明的风和暖的空气都在提醒着即将醒来的又一个春天。

    你给我买了一支蓝莓口味的棉花糖,吃到满手都是绚烂的紫和童年的甜。

     

    那天的公园里开满了花,我们走走停停,按动快门。四季里大概只有春是最盛大的,梦境散去,万物醒来,安静却又澎湃。

    要看过多少风景,走过多少路才能发现这样无所不在的绽放的小小宇宙,仿佛只是漫不经心地兀自存在着。而年轻的我们所向往的流浪和飘荡,那种孤身一人的漂泊感和对未知的不确定性,究竟又有多少力量已经握在自己手中而不自知。总有一天我们会明白,原来一切早在开始时就已经拥有或已经失去,只是当时的自己只想走得更远更远。

    花期过去的时候,凋零的花瓣也会是一种养分吧。

    即便知道如此,在这一季里,你也曾淋漓尽致地不惧怕凋谢地盛开过吗?

     

    因为懂得太多哲理,所以小心翼翼。因为听到太多劝诫,所以不停修剪。因为眼见太多伤痕,所以裹藏内心。可是当有一天真正变成别人所期望的那个人的时候,也会觉得快乐平静吗?也会想起那散落一地的羽毛吗?回望的时候,也会有过人人叫停却一意孤行的时刻吗?

    往前走一步,也许会成就无与伦比的勇敢,却也可能沦为不堪回首的败笔,可是你知道的,人生如果没有了这样不可预知的忐忑,快乐悲伤都无从谈起。而是否能够承受这样的结局,每个人也都是一辈子而已。

     

    那些悸动的念想,荒诞的妄想,不可企及的梦想和半梦半醒的臆想,即使都会被时间一点一点地偷走,也都会成为人生里或精彩或微小的曾经,那么,我将不会后悔曾经荒唐可笑的自己,是在怎样的不可思议里,用力去活过,又或者仅仅是扮演别人的一个过程。

    是的,我不后悔。

     

    如果总有一天我们都会消失,拥有的敏感不复存在,爱过的人变成回忆,那么现在的一切都将变成一种纪念。纪念我们爱过、被爱过、伤害过、被伤害过、拥有过、却最终失去的,曾经。

     

    哪怕物是人非也好,世事浮动也好,我仍要走这一回。

  • 对世间的离别深信不疑。也知人生不过是梦一场。天真的,也只是心有灵犀的偶尔。

    你问我发生了什么,无光的夜不动声色。心似淬火不能触摸,温柔无因果。

    一霎风雨我爱过你,几度雨停我爱自己。如何结束一身冷清,梦来了又去。

    是在哪里看见的这句话呢,他说:

    直至死亡将我们唤醒。

  • “把握属于自己的时间

    发现更多未曾了解的自己

    以及潜能……

    不要被忧伤所降服

    孤独和忧伤,并不都是坏处

    那是上天爱你,让你创造自己

    去旅行,去学习,去看大世界

    去了解更多人的生活

    在发现自己渺小的同时

    你已经成长许多”

    《孤独及其创造的》

    ——笔记2

  • “有些爱情让我们更善良、宽容、有幽默感,而有些只会激发我们身上最糟糕的那一面:攻击性、怀疑、暴力……

    如果一种关系能够激发出我们身上最好的一面,我们就会从中受益,得到成长,虽然这会动摇我们的某些习惯和信念。

    在这种关系里,每个人都是完整的,谁都不会利用对方来解决自己的问题。

    在相互尊重、信任的氛围里,每个人都能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奉献给对方。”

    ——笔记1

  • 2010-02-05

    道别 - [_____小感触]

    写完这些字,我一定要去好好睡一觉,然后把这些全忘记。

    站在高架底下的时候,抬起头看到延伸在自己头顶的刺眼路灯。我和Lei在著名的龙柱之下,在四车道的边缘,彼此说着类似于道别的话语。呼啸而过的私家车和载客的taxi不断掠过我们身旁,冷风掀起地上的空纸盒,又急着坠落和被碾过。在红灯短暂的空旷里,Lei在车道上不停走来走去,我把手插在口袋里,不知该如何走下去。

    真的。有时我并不知道何去何从。想哪怕一秒钟能听见你的声音,却也知道自己一定会忍不住掉眼泪。我看着手机里你的号码,心里爬满了细细密密的雾气。

    晚上吃了顿有些局促的晚餐。从打不到车的淮海路步行到KTV,又在等位的半小时里,四个人聊着彼此当下的心情。我们各自所过的生活似乎从来都无从选择,选择亦无从对错。有时即便知道错了,也找不到哪一条路会令自己走的更愉悦。得到自己所要的东西,其实未必会更快乐。那么得不到的念想和得到的失望,究竟哪个更痛呢?

    计划落空。从KTV一无所获地出来,双手冰凉地往前走。依然打不到车,走很长的路,最后发现自己已经置身在快速车道的中央。某一刻也是真的想走进去,看看这些川流是否会为自己戛然而止。

    坐在taxi上时Lei说,听着广播里的新闻,觉得此刻好像是凌晨。我捏着手里的电话,也相信这将近一个小时的寒风凛冽中,我并没有,也从没有祈求过奇迹会发生。我知道是要走下去的,前面的路再如何蜿蜒颠沛,我也会哭着笑着大喊着,继续走下去。而那些逝去的时光,已经永不再来。

    再见2009。然后,新年快乐。